翻譯中不要濫用四字格

發布時間:2011-01-14       瀏覽次數:3592       文章來源:

有些詞匯因為日常使用較為頻繁,部分譯者便順手用在譯文里,并沒有仔細思考是否準確。我們略加總結,發現大概有兩種情況。一是通俗用語。如"a bookish boy",這個短語在英文中算不得文雅,但并非俚俗,所以譯成"喜歡讀書的孩子"即可,但譯為"愛看書的小屁孩"、"黃毛書蟲",就是風格不忠實了。其他如"public"譯為"草根"、"gloom"譯為"郁悶"、"readers"譯為"粉絲"、"fiction writer"譯為"小說寫手"、"get lost"譯為"讓他蒸發",都是類似問題。這種語言在網絡和日常生活中很有表現力,但作為譯者,卻不能因"一時興到語"而"以詞害意"。
 【例】...found that readers in Keokuk, Iowa, or Benton Harbor, Mich., were checking out Proust and Joyce.

譯文:張家莊、李家店的居民竟然會借普魯斯特和喬伊斯的書來看。

【例】I hope we are not like those human do-gooders …

譯文:我不希望我們成為事后諸葛亮——出于好心,卻幫不上什么忙的人。

【例】-..better to be one of millions viewing a film than one of mere thousands reading a book.

譯文:成為追捧熱播電影的一員,比成為罕有"閱讀恐龍族"一員要好。

前兩個譯文——"張家莊、李家店"和"事后諸葛亮"——都有"歸化"過度之嫌。第三個例子,與其說在翻譯貝婁,不如說在翻譯自己,結果譯者形象鮮活,作者風格不顯,恐不可取。在這方面也不乏好的例子,如將談話中的"the people on the block"譯為"左鄰右舍"、"街坊鄰里",將口語語境下的"wonder"譯為"不明白"、"納悶",都是用地道的中文忠實地傳達了原文意義和風格。

模式化的第二種情況是公共生活用語。報刊、電視、網絡等大眾傳媒中的一些表達方式,我們因為司空見慣,往往習焉不察,用在創作中可以,用在譯文中則需仔細核對文字意義,不能輕率。例如"與時俱進"這個詞,在本次競賽譯文中經常出現,"up-to-date" 、 "refusing to be obsolete" 、 "new technical developments", "avoiding technological obsolescence"等,統統交給"與時俱進"去組織。前文所舉的 "a responsible, up-to-date and carefully considered opinion",有譯為"以一種與時俱進、高度負責的態度……",就是傳媒語言使用過于隨意的結果,如果譯完能逐字核對原文,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又如第二十段的"reminders of who we used to be and need to be",譯為"牢記過去、正視未來";-十九段的"in a state of separation from others of their kind"譯為"舉國上下"、"大江南北"等,都屬于類似問題。

第二個趨向是高雅化,即譯者在處理部分字句段落時拋開原文的字面意思和風格,一味追求高雅的"大"詞,人為拔高。這樣做如果字面意義沒有重大出入,原文風格又比較文雅,那么就是精彩的譯文。但一味求雅,風險很大,可能會導致兩個方面的問題:一是損害原文的意義和風格;二是影響譯文本身的表達和風格整一。

一些譯文中的"雅"詞,本為原文所無,乃是橫生枝節。如將"every other person were familiar with..."譯為"家家戶戶對……都能口頰噙香、津津樂道"。有些譯文細究起來,的確并未違背原文字面意義,但因一味求雅,偏離了原文風格。如將"familiar"譯成"拜讀"、"浸淫","Shakespeare"譯成"莎翁的煌煌巨著";"how right he is"譯為"宛若箴言";"(with respect and admiration) I mentally told him to get lost"譯為"敬而遠之"或"請他離開我的精神家園",失去了原文前后風格的對比;末段的 "...failed to give them what they so badly need"譯為"不足以為他們久旱的心靈送去甘霖",則增加了修辭手段,原文使用修辭手段極為儉?。?,出于風格上的考慮,不宜在譯文中增加新的比喻。

過于求雅,也可能影響譯文本身的表達和流暢。

【例】...that he has weighed, sifted and pondered the evidence.

譯文:……進行了認真的剖柝斟酌與推敲細思。

【例】...better to be one of millions viewing a film than one of mere thousands reading a book.

譯文:最好與浩浩百萬民眾共享盛影,不要與寥寥千人為伍攬卷。

【例】...from the first I was aware that...

譯文:……從伊始就知道……

例一的文是否有信息遺漏姑且不說,單看中文,幾個書面化的詞疊加,似乎句式嚴整,但"斟酌"與"推敲"語義重疊,"細思"不僅生硬,放在結尾,語調上也很拗口。"盛影"、"攬卷"均生硬,"浩浩百萬民眾"與"寥寥千人"不整,"共享"與"為伍"不對,句子看似對仗,實則似是而非,加上前面的"不要"、"最好",讀來佶屈聱牙。"伊始"與"從"、"就"、"知道"完全不合拍,因為求雅,破壞了中文的風格整一。當然,譯者有時也要勤中文字典,把"walledcity"翻成"圍城",把"crossbow"翻成"強弩之末",就是望文生義所致。

關于"高雅化",有兩個"陷阱"需要特別提及。一是所謂"四字格",用得好固然出彩,用不好只會出問題。在"walled city"前加上"高墻環衛、固若金湯"、在"Lincoln"前面加上"出身卑微、躬耕隴畝",算不得高雅,只能箅"四字格強迫癥"。第二個陷阱是文言文。用文言翻譯培根,倒也貼切,但用來翻譯現代英語,還需慎重。本次參賽譯文中,有三份用文言翻譯,文字功力都很好,但譯文大多顧此失彼,難以忠實傳達原文意思,風格就更不必說了,也有用文言翻譯了幾段后面改用白話的。按這三位譯者的文字造詣,如果把功夫花在白話文上,譯文肯定又是一番氣象。其實白話文經過百余年的發展,已經成熟,如果使用得好,同樣可以清晰流暢、簡潔有力,甚至也可以達到優秀文言文的音樂美。譯者既要娛己,更要娛人,讀者接觸的都是白話文,今天的譯者如果用文言翻譯一篇美國當代作品,是舍近而求遠,并非上策。

這兩個趨向,一是舍"信"取"達",一是舍"信"求"雅"。慣用語讀來瑯瑯上口,實際上未必準確,文學性的書面語言是否就是好的譯文,終究還要對照原文加以檢驗,否則只能箅是"搶過作者的筆來"獨立創作。


0
热血传奇私服客户端 今天3d试机号是多 东北填坑app 郑州泳坛夺金开奖号码 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500网 大盘股市分析 至尊棋牌app官方 山东群英会网上投注 山东老11选五走势图旧版 000039股票分析 手机捕鱼棋牌下载 熊猫互娱平台官方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30选5开奖结果 南昌小姐服务流程 特斯拉股票走势图盘前 宜昌大家乐血流麻将 無標題文檔 今天3d试机号是多 东北填坑app 郑州泳坛夺金开奖号码 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500网 大盘股市分析 至尊棋牌app官方 山东群英会网上投注 山东老11选五走势图旧版 000039股票分析 手机捕鱼棋牌下载 熊猫互娱平台官方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30选5开奖结果 南昌小姐服务流程 特斯拉股票走势图盘前 宜昌大家乐血流麻将